新闻中心

他把一生都献给了内蒙古草原

发布时间:2019-11-26浏览次数:11719[ ]关闭

作者:许柏年 史刚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诞辰70周年,也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70周年。作为政协的一位老委员,对伟大的祖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70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感慨万千。从新中国诞生那一天起,我不仅亲历了建国初期的欣欣向荣快速发展,而且见证了改革开放经济连续40多年高速增长历史阶段。今天的中国经济实力跃居全球第二位,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成为抗衡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实力量。

       内蒙古是一个自然环境优美、资源丰富、民风纯朴的好地方,在这里我已渡过60个春秋,已经成为我的第二故乡,今天的发展成就与往日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内蒙古自治区经过70多年几代人的努力,已建成国家最重要的能源基地、农牧业高新技术产业基地和祖国北疆天然生态屏障。回忆往事,使我常常想起那一大批带着一腔热血的仁人志士,来到内蒙古呕心沥血辛勤工作几十年,为内蒙古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刘钟龄老师就是他们中间,最有代表性的一个。

       89岁的刘钟龄老先生,1958年在北京大学本硕连读毕业后,追随他的导师李继侗由北京大学支边来到内蒙古大学任教。李继侗是中国首席草原生态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即当时的学部委员,是由时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兼内蒙古大学校长鸟兰夫同志聘请到内大的首批专家学者,曾任内蒙古大学第一副校长,主管教学和科研工作。

       李继侗院士毅然决然地离开北京来到内蒙古的举措和为事业奋不顾身的精神以及热爱草原扎根草原的工作表现,深深感动刘钟龄的内心,作为弟子他义无反顾地和老师一起来到了内蒙古,从此确定了追随恩师的决心,师生感情与日俱增。

       随从李继侗院士来到内蒙古还有李博、马毓泉和孙鸿良老师。李博老师继李继侗之后也成为中国科学院士,因公殉职客死他乡。马毓泉老师遵照李继侗的要求,用了40年的精力先后主持完成了《内蒙古植物志》的第一版和第二版孙洪良老师退休之前回到中国农业院从事农业生态学工作。

      1961年李继侗去世前,在病床前曾对刘钟龄说,搞草原研究不能脱离草场一线,必须留在草原,一辈子不离开草原他含着眼泪答应恩师的嘱咐,下决心守住了誓言。如今刘钟龄老师已在草原上坚守了半个世纪,用一生兑现自己的承诺,为内蒙古草原生态科学研究积累了大量宝贵数据,并取得了多项科研成果。

       1982-1993年刘钟龄任内蒙古大学自然资源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并兼任内蒙古自治区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中国自然资源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沙漠学会副理事长;1989——1998年担任自治区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1989——2000年中国科学院内蒙古草原生态系统研究站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内蒙古人文社会科学联合会学术委员等职务。多年来,在内蒙古大学讲台上一直讲授植物地理学、植物生态学、干旱区植被生态学、普通生物学等课程,他基础理论雄厚扎实,实践操作动手能力特别强,并一直以顽强的毅力完成教学及科学研究工作。

       对常人来讲,患小儿麻痹后遗症左腿肌肉萎缩,走路吃力是不能从事野外考察工作,但先天不足的困难并没有影响他开展野外工作,反而拖着瘸腿左脚到处奔袭,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坚持在草原上搞科研。为了工作他还学会了骑自行车和骑马,利用便利交通工具节省时间提高工作效率从上世纪80年代,先后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与课题13项,国家科技攻关项目与国家“973”项目的课题5项,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中国农业科学院委托的研究课题7项,内蒙古自治区科技项目5项等。内容包括草原生态系统生产力动态研究,草原生态与恢复演替的实验监测研究草原改良和营建人工草地的实验生态研究,草原生态系统健康与动态评价、草原生态功能与服务价值、干旱半干旱区的荒漠化发生机制及生态环境治理对策、北方草原生态地理信息与资源环境数据平台的建立、草原生态安全与可持续发展模式,探索了蒙古高原及邻近地区植物区系及物种演化的古地理背景,揭示了北方草原与荒漠植被的起源与演变规律,植物多样性演化历程,详细论述了横跨东北、华北与西北的内蒙古沿着纬度和经向相交的地域分化梯度、形成的北方寒湿针叶林、华北夏绿林、中温型蕈原、暖温型草原和暖温型荒漠的生态地理分异规律,做出了北方地区的生态地理分区研究成果,更新了人们对草原分草甸型草原、典型草原、半荒漠化和荒漠化草原的简明认识,为我国北方的自然划区资源合理利用,产出发展规划、环境保护和国土生态安全提供了基础学科资料。在内蒙古典型草原生态系统第一生产力动态研究中,持续进行了39年定位监测,分析了植物种群产量与能量分配的关系,揭示了气候年际波动与植物种群间的补偿效应和自组织功能,探讨了季节动态和年度间对水热条件全球变化的影响,对超载放牧引起的草原退化演替和封育禁牧的恢复演替连续进行几十年定位观测和广泛调查阐述了草原退化与恢复演替系列类型,演替阶段性、退化草原的诊断指标、演替的动力机制等。面对极其复杂的草原退化现实,提出了“建成北方草原生态安全体系是可持续发展根本大计”的思考,提出了草原生态保护和产业发展的建议其研究成果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自治区科学大会奖、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自治区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甘肃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自治区社会科学一等奖等多项荣誉,出版专著和教材20多部,在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表高水平学术论文150余篇,同行公认是名副其实生态科学界学术带头人,为内蒙古创办全国一流的生态专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我和刘钟龄老师深度交往,是从锡林郭勒盟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开始的,时任锡盟盟委书记道尔吉帕拉木同志,把此项重要工作交给了刘钟龄、鄰敦元老师和我,刘老师草原生态学专业是当然的项目总负贵人,郝老师负责项目中的数据分析,我负责经济政策方面事宜。三个人分工明确,配合非常默契。我主持中国科学院内蒙古草原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资助项目“白音锡勒牧场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规划”。在此项目中,刘钟龄老师作为评审专家,提出许多很好的意见和建议。年近花甲经常奔波于呼和浩特至锡盟之间调研,他的左腿不但没有影响他去基层调研,反而和年轻人一样每天颠簸在草原深处兴致勃勃,开会讨论时积极发言,阐述自己的观点和主张。更可贵的是,那时候交通不便利,有时要工作10个小时以上,同志们大多数都休息了,可他不顾年岁已高劳顿辛苦,每天仍按工作习惯必须整理工作笔记、记录重大事件、小结一天的体会和收获,此时此刻的他聚精会神地工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倦意。他对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对科学严谨的工作态度,给调研一行同志们树立光辉的榜样,为课题项目顺利完成付出艰苦的劳动作出突出贡献。

       1999年,我辞退了内蒙古大学副校长的职务,主要工作岗位转到自治区政协。我在政协分管经济委员会、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和教科文卫委员会。人民政协三项基本职能,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离不开像刘钟龄这样的专家教授支持和帮助,尤其资源环境方面的问题,与刘老师多年教学研究的课题同出一辙。刘老师当年预感要发生的问题,正是我们搞社会主义建设发展中所遇到不可逾越的问题。如生态环境问题、资源的合理开发问题,是我们解决好持续发展、造福子孙后代、资源持续利用的大课题。

       进入21世纪以后,我国北方地区扬沙吹沙天气对环境影响日益突出,2006年3月中句,沙尘暴居然在全国“两会期间袭击了北京城夜降沙尘35万吨。这一天正是每年在“两会”期间中央要召开一次“人口资源环境工作会议”之日。清晨,北京的大街小巷铺满了一层一分钱硬币厚的细沙,沙尘暴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参加“两会”同志身临其境感受颇深。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众多专家教授对我国沙尘暴频起,次数年年增多,一致认为是草原生态环境受到严重的破坏,过多放牧,让草场失去生态平衡的结果。随之而来的草原生态补偿的建议和意见,在北方各省政协参政议政中成了热门话题。内蒙古有13亿亩草原,研究这个问题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和焦点问题,所以,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内蒙古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开始研究这个课题2007年4月,内蒙古政协主席会议决定,由我率领调研组赴锡盟进行实地考察调研。刘钟龄老师是我请来的教授,担任课题的首席专家,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一直到2008年我离开了内蒙古政协工作岗位,我们之间的合作都非常愉快。

       年近80岁的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想家的困难,在草原的深处一瘸一拐艰苦跋涉、认真调研,还兴致勃勃的根据不同的地理位置给年轻人讲述当地的风情地貌和随时代变迁在草原上的生态变化,如数家珍一样辨认每一种植物,滔滔不绝叙述它的特征特点,充分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在与锡盟党政主要领导座谈交换意见时,他的发言极具感染力,把锡林郭勒大草原的重要性用普通语言形像比喻,给大家上了生动的一课。

       他说,锡盟草原就像北京城楼上一把巨大的伞,保护城内的生态安全。如今,沙漠所到之处距离北京北面最近不到150公里,冬季西北风如果没有锡林郭勒大草原这道天然屏障,沙尘暴就可以随意横扫北京城。锡林郭勒大草原位于中国正北方,对华北地区气候的调节、防止土地沙化、国家的粮食安全、稳定农业生产起到不可代替的作用。现在草原的状况令人堪忧:在草原上进行露天煤矿开采,对草原的破坏是不可挽回的,使原本一片绿色的草原变得千疮百孔、脆弱不堪。挖煤虽然能增加GDP,但这是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的,我们不能吃祖宗的饭,断子孙的粮。煤矿开采既破坏了地表植被和土壤,又污染周边的生态环境。我国北方广袤的草原是中华民族秀美山川的组成部分,草原上绿色植被构成完整的天然生态屏障,土壤吸收蕴含着丰富碳源,一旦遭到破坏,修复是相当困难的,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草原退化的根本原因简单地来说,是人为造成的,也就是说超载放牧的结果。没有人为地破坏,草原不会发生退化如果能合理放牧,草原退化不会如此严重。过去草原产草量每个单位的数量和现在比起来大的多,这些年,牲畜头数不断增加,草原面积退化锐减,必然引起生产力的下降,也引起土壤物理性状和结构的退化,导致土地沙化、砾质化,最终导致整体环境的退化。改革开放初期实行市场经济,羊肉价格上涨了,过度放牧牧民确实增收了,但这是暂时的,随之而来的超载放牧导致了草原的迅速退化。这种破坏生态环境掠夺性生产方式会使灾害频繁发生,牧民走向贫困。退化和贫困交织在一起,用不了多长时间,这种饮鸩止渴的生产方式,会使草原生态发生灾难性的变化。从1958年以来,在草原腹地曾发生了几度开垦的浪潮。70年代“文革”期间,在“以粮为纲”,“牧民不吃亏心粮”的引导下滥垦草原;80年代中期又在向草原要粮的指导思想下,开垦草原扩大耕地;90年代初又在“增草增畜”的口号下开垦草原种植粮食,这些历史教训,我们不要忘记。他还一再强调,“在半干旱草原栗钙土进行垦植活动是不能持续的,超过了草原土壤水分和养分资源的承载极限,虽然在短期内可能获得种植农作的一些收益,但是用不了十年,就会使耕作的土壤肥力显著衰退,并相继发生严重的土地侵蚀沙化”。草原的气候有自我修复自动组织功能;千旱年份:生物种群相互补偿,实现其最高生存能力。对草原的利用开发就必须限制在生态功能的低限之内。草原气候的波动性、环境的严酷性、生态系统的脆弱性与草原生产力的有限性都是草原固有的本性,对此我们只能认识,只能顺应,不能责怪,更不能对抗,应该依靠科学数据进行规划与设计,确定合理开发利用草原政策的制度。严格按照草地生产力制定生产经营限额,并以法律形式进行监管。干旱年终归要出现的,雪灾、风害等自然灾害都会发生,我们的生产计划就应该有充分的估计和准备。一是运用科学手段加以防御;二是计划要留有余地,不要超載生产系统生产力的限额;三是因地制宜治理草原退化、实行休牧与轮牧,实现草原的更新复壮;四是强化草原的法制管理,建立草原保育及生态补助的激励机制,把草原建成祖国北方生态安全的一道靓丽风景线刘钟龄老师的意见和建议对政协形成的调研报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内蒙古政协九届十八次常委会上,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专职副主任王进代表调研组作了《充分认识锡盟草原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加快保护建设步伐为国家北方生态安全作出贡献》大会发言,提出五点建议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一)建议国家、自治区把锡盟草原真正作为北方生态防线建设的重点区域,从生态安全的大处着手,加快保护建设步伐。要从根本上解决锡盟草原生态问题,焦点是大幅减少牲畜头数,难点是在减少牲畜的同时,又要让牧民收入增长。就目前情况看,不牺牲眼前的部分经济利益,很难有长远的生态效益。破题的有效方法之一是:国家为北方生态安全考虑,应该花钱买平安。2006年锡盟的牲畜总头数为1450万头只,有的专家认为,锡盟草原生态要恢复,牲畜至少降到1000万头只左右,也有一种意见说降到800万头只左右更合适,但减少牲畜的自然损失牧民自己承受不了,这些损失让牧民承担也不公平,因为生态效益是国家的,受益主要是京津等华北地区。国家应该拿这点钱,专家估计每年投入10多亿元,大约用10年时间,锡盟草原生态就可得到较好的恢复。如果不从这个根本问题上着手,从其它方面投入再多的人力物力,也很难解决锡盟的草原生态问题。(二)建议自治区总结推广锡盟“围封转移”的经验和做法。应把“保护与建设并举,保护优先”确定为草原生态保护建设的战略方针,充分认识和发挥大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在实践中,提高保护意识,加强保护措施,人、财、物切实向保护方面倾斜。(三)建议继续加强锡盟草原生态项目建设。目前,锡盟草原生态保护建设正处在全面推进、初见成效、急需巩固、“不进则退”的关键阶段,国家和自治区应延长锡盟草原生态原有项目期限,并适时增加新的生态项目,巩固和扩大锡盟草原生态建设成果,避免出现反复,防止前功尽弃。(四)建议将锡盟列入国家生态补偿机制试点。2007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探索建立蕈原生态补偿机制”。近年锡盟经济社会发展取得长足的进步,财政收入较大幅度增加,其中一部分用于抬反哺牧业,使生态移民补偿等项目取得明显的效果,尤其是在荒漠半荒漠草原实施的小范围禁牧试点比较成功,这些都值得总结和推广。(五)建议自治区适时修定《草原管理条例》等地方性法规和相关政策规定。要结合牧区实际,在完善地方性法规和政策规定的同时,切实加强草原执法工作,逐步使草原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走上法制化的轨道。

       政协常委会之后,内蒙古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工作简报简明扼要登载了《充分认识锡盟草原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加快保护建设步伐为中国北方生态安全作出贡献》调研报告基本内容,引起了全国政协高度重视,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要求内蒙古政协立即把这份调研报告送到北京,说国家有关部门正在研究草原生态补偿的问题。我们当天驱车把材料报送到全国政协。从那以后,全国政协组织了内蒙古草原生态调研和全国政协委员专项提案对内蒙古荒漠化治理自我评价:“总体控制,局部好转”进行更正。其结论是:“内蒙古草原还是以每年一千万亩速度继续沙化,国家投入生态项目中沙化现象得到有效控制,局部出现好转。”从此以后,自治区媒体宣传和各类文件中“整体遏制、局面好转”草原生态描述彻底消失。2010年10月,国务院第28次常务会决定,在内蒙古、青海、西藏、甘肃、新疆等8个省份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中央财政每年将投入134亿元,主要用于草原禁牧补助、草畜平衡奖励、牧草良种补助和牧户生产性补助等。该项政策的出合内蒙古得到了大头,中夹分配给内蒙古资金高达40亿元,接近全部补偿三分之一可以说,国家对内蒙古相当重视,全国政协及内蒙古政协参政议政发挥的作用效果还是很有效的,刘钟龄老师和许多专家教授的睿智之言,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刘钟龄教授曾在自治区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当过委员,与自治区政协几度合作,对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教授沙产业理论情有独钟,多次参加夏日副主席主持的工作自治区沙产业协会工作研讨,郝诚之主任主持的各种经济论坛,是自治区政协人才库不可多得专家人才。虽然还没担任过自治区政协委员,但提出的务实之策不比委员少。

       最近,我向他了解又在研究什么课题?他兴奋地告诉了我一个秘密。他几年来一直在钻研重要课题:把蒙古国的黄花苜蓿草引到内蒙古来。为了这个项目他连续九次去蒙古国进行专项考察,今年在锡盟桑根达来试种十几亩,为锡盟草原和浑善达克沙地种植育种。黄花苜蓿是可以过冬的牧草,营养成分与紫花苜蓿差不多,但紫花首蓿在北纬43度以上,冬天是不能生存的,而黄花苜蓿在蒙古国可以过冬,当然也可以在内蒙古过冬。引进这个优质牧草在内蒙古落地生根是一项重大项目,引起国家和自治区高度重视并且专门立项。

       2016年自治区政府把科技特殊贡献颁发给刘钟龄教授,资金数额是100万人民币,这笔资金明确规定60万必须用于课题研究,40万元可以用于生活补贴等支出。刘钟龄老师说,我要把全部奖励资金用于引进蒙古国黄花首蓿项目上明确表示国家给的工资报酬足够生活消费,这笔来之不易的资金必须花在刀刃上。他还讲,曾在北京大学作博士后梁存柱教授,回到内大担任繁重教学科研工作,但也一心一意支持这一项研究,也是这一课题的重要力量,我必须把这项具有草地资源开发性的创新工作与同志们合作,扎扎实实做好为内蒙古草原提高生产力、改善牲畜营养结构、增加饲料蛋白质含量、促进内蒙古畜牧业向绿色高品质发展贡献我的全部力量!

       他的这一席话,在我耳边不断回荡,常常想起,感受颇深我想这就是刘钟龄老师进入鲐背上寿之年所具备尚上情操和人格魅力,一位有着68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胸怀坦荡无私无畏宽阔胸怀,不忘实心牵记使命,履行在党旗下承诺的誓言,他把一生奉献给内蒙古草原! 

                                                                                                                                                                 (本文由史刚整理)

新闻推荐/ News recommendation
© 2019 Copyright 内蒙古众谊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9001583号-1网站建设:艾易网络